?社科院蔡昉受訪,減緩工資增長解決經濟難題

時間:2019-11-23 10:55:18 編輯:tz38/ 瀏覽:

?

 

    “工資過快上漲會傷害經濟”是說瞎話嗎?

    無奈之余

    社科院副院長蔡昉最近說,工資上漲現象是好事,它能改善收入分配,但是過快的上漲也意味著有過多的企業會變得困難。我們看到一部分承受不起高成本的企業已經垮掉了。另一方面,如果工資上漲過快的話,的確會傷害我們的經濟,有點承受不起(見中廣網)。對此,網上立刻罵聲如潮。有人反駁說,所謂“工資過快上漲會傷害經濟”,這是不問現實的黑板經濟學。工資乃是勞資博弈的市場結果,如今企業職工處于弱勢地位,別說“工資過快增長”,只要工資略有增長工人們就會謝天謝地。何況,通脹如影隨形,物價連連高漲,工資的些微增長恐怕都要被抵消于無形。蔡昉先生真正是飽漢不知餓漢饑,如今我們面臨的真問題,乃是如何建立正常的工資增長機制,遠遠還沒有擔憂“工資過快上漲”的資本。

    有人看到,中國勞動保障科學研究院日前發布的《中國勞動保障發展報告(2014)》,上面明明白白地告訴公眾,中國工薪勞動者勞動報酬增長相對GDP增長來說比較緩慢。從平均貨幣工資水平來看,中國全部雇員1985年平均工資為1120元,到2012年增長到34905元,增長了30.2倍。而同一時期人均GDP則從857元增加到29991元,增長了34倍。這就是說,我們現在所面臨的問題,不是高工資導致的生產成本過高的問題,而是工資增長水平跟不上經濟發展的速度。事實上,上述數據還不能反映普通勞動者的勞動報酬最真實的增長水平。因為從“恐怖”的基尼系數已達到0.61(見西南財經大學中國家庭金融調查報告),就可以看到我們中國巨大的貧富差異。這說明,即使我們的工資總量在增長,但獲益頗豐的應該是企業單位中的中高層人員,而底層第一線的工人并未在工資增長中獲得多少利益。反之,在GDP或CPI正增長的情況下,他們卻屬于弱增長,甚至或許是未增長或負增長也未見得。根據國家統計局報告的2013年的數據:我國GDP同比增長7.7%,但城鎮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7.0%,不與GDP的增速持平。2013年全國居民消費價格總水平比上年上漲2.6%。由此可以看到,撇開巨大的貧富差異及底層百姓收入趕不上經濟增幅不說,由物價在不斷上漲,足見社會底層的老百姓生活是何等的艱難。

    還有一個問題是,2014年上半年,在GDP、消費等增速下降的情況下,我國稅負率不降反升。全國“稅負率達44%,去年是36%,GDP增速下降到7.4%,消費增速、投資增速放緩,外貿出口負增長的情況下,宏觀稅負還能猛增8個點(見中新網)。這就意味著無論是消費稅還是企業稅負都是在GDP增速下降,消費增速和投資增速放緩,外貿出口負增長的情況下逆勢增長。這樣一來,我們的老百姓乃至我們的企業(除國家壟斷企業以外)還會有好日子過么?難怪會有過多的企業變得困難,會有一部分承受不起高成本壓力的企業因不堪重負而垮掉,同時又會有多少企業員工由此失業而難以養家活口!實際上誰都知道,只要企業不好過,老百姓就不好過,于是市場就不好過,經濟就會出問題,最后形成惡性循環。這顯然是經濟學家或政治家們的杰作!現如今,蔡昉先生居然還要企業通過減緩職工工資增長來解決經濟難題。說到底,這就是在對國家和廣大企業員工的造孽!

    另外一個問題是,我們官方公布的數據經常是缺“此”少“彼”(可能是因為“國家機密”的問題吧?),有些數據常常無從查知,還常無連貫性。即使公布的數據有時也會令人質疑,缺乏可信性。比如2008年時,統計局報告了城市居民人均月收入9000元的數據;比如房價上漲的幅度,統計局公布的數據也常鬧出笑話來;還比如基尼系數,官方的數據和科研院所的數據竟然會牛頭不對馬嘴,相差甚大,這不荒唐么?!有些權威的科學家為了某種需要到處胡咧咧,就國家社會科學院而言,之前,院長王偉光因高調論述“階級斗爭不熄論”而“聞名”于全國;現在,副院長蔡昉又發表“工資過快上漲會傷害經濟”的謬論。真不知道我們納稅人掏大錢養著的這幫“科學權威”到底是見了什么鬼?!

    其實,只有增資,減稅,民主,政改,反腐敗,才是我們提振國家經濟的最佳良策!

Tags: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內容為網絡轉載,非中國彩虹熱線的作品,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只為傳播網絡信息為目的,若有任何不當請聯系我們,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

相關推薦

    熱門推薦

    天天啪久久爱视频精品,夜夜擼日日日射 天天啪久久国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