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時間:2019-11-24 09:09:44 編輯:tz020/ 瀏覽:

前一年還是經濟大好,翻過年經濟就開始走下坡路......
這時,生活會變成什么樣?三十年前的日本人,曾經有過刻骨銘心的體驗。
那時,股價達到歷史最高點,不少經濟學家對日本經濟前景的預測都表示樂觀。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富有的日本人,幾乎買光了國內的房子,還將資金瘋狂的投放在國外資產上。
美國的《時代》周刊還刊登了一篇特別報道,以此諷刺日本觀光客和金主們的瘋狂投資行為。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電影《千與千尋》中的“主題樂園”即描繪了日本泡沫經濟時代后被荒廢的度假休閑地的樣貌
但是不久經濟泡沫開始破滅,日本經濟從此走上下坡路。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由此,日本現代史上“失去的20年”開始。大型金融機構破產、大量不良債券曝光、信用評級下降,大量日企收縮資本回到國內,造成巨額資金損失.....
這一影響一直持續到今天。
那時的普通日本人,都遭遇了什么?
嬰兒潮一代遇上就業難
當時,20世紀70年代出生的日本人開始就業的時期,恰好遇上了這個泡沫經濟破滅后的“就業冰河期”。
這批人口被稱為“第二批嬰兒潮”,雖然比1949年著名的“團塊世代”少了60萬人,但1973年當年出生的人數就達到了210萬人,在就業形勢已經非常嚴峻的90年代,這無疑是雪上加霜。
當時,日本企業傳統的終身雇傭制依然難以瓦解,對公司員工的解雇是非常困難的,為了削減過剩人員,企業開始對新入職招聘人數進行控制。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從圖上可以看出,從1993年到2005年的“就業冰河期”中,日本的“有效求人倍率”即每個人能夠就
其次,1991年發生的蘇聯解體,給很多日本人以很大的沖擊,多數人認為美國無限制的市場經濟體制擊敗了蘇聯的計劃經濟體制,日本社會開始有意識在經濟、雇傭、社會等各個層面向美國接近。
另外,日本就業市場上重視的名門大學學歷,在極端困難的就業境況下,價值卻一路走低。
此前,只要畢業生的所屬大學在社會上有一定認可,工作就可以保證,但因為就業環境惡劣,一些名門大學的畢業生,特別是高學歷畢業生成了“學歷難民”,被迫陷入了一種非常困難的就業境地。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直到今年,日本的碩博士就業率為53%,每2個人當中就有1人無法就業。每年有將近4000-5000人不得不成為自由職業者,在重視安定就業的日本社會中,自由職業無疑將這些人排除在了正常社會生活軌道之外。
比如一位在30歲前取得博士學位的男性,即便是目標進入大學當老師,但不少人礙于現狀不得不在補習學校擔任講師,年收入停留在240萬日元左右(約合15萬人民幣。而日本普遍的“中產階級”收入平均水準為年收入300-350萬日元以上,約合20萬人民幣),生活非常拮據。
泡沫經濟破滅前,日本企業一般會對新人進行一定時間的培訓,但在泡沫經濟破滅后,企業業績惡化,員工培訓成為空談,即便到現在,多數企業要求新入職員工具有“一上戰場就能用”的“即戰力”。再加上全球化的影響,這種用人風潮目前在日本還有進一步發展的趨勢。
公務員考試風靡日本
隨著企業的破產和裁員的增加,被稱為“面對壞景氣不受影響”的公務員從泡沫經濟時代的窘境中翻身,成為就業市場上的香餑餑。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日本一公務員考試輔導網校截圖,為了吸引考生,上面貼上了過去考試合格的學生照片
很多畢業生寄希望于公務員的穩定性。上世紀90年代,有些地方公務員在養老金、社會保險以及福利待遇上還一度超過企業員工,引起了社會上的批評聲音。
正式工被派遣工替代
在年功序列、終身雇傭、勞動工會為“三大神器”的日本企業制度下,泡沫經濟的破滅也讓這些“神器”的逐步。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日劇《派遣的品格》中的“超級派遣員工”大前春子,雖是派遣員工,但精通各種技能。除了辦公室的各種職
在用人方面,人才派遣公司的出現讓很多企業省去了在招聘上花費的精力和成本,這樣還能省去繳納保險、年金和社會保障的成本,企業可以隨著經濟情況很快調整企業的經營狀況,非常靈活。
企業只需要依照員工能力進行工資支付,免去了年功序列和終身雇傭制度下的高工資支付。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多公司內部也逐漸出現了正式員工和派遣員工之間的差距。甚至有的企業中出現了派遣員工不能飲用公司純凈水的規定。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在上世紀90年代成為“派遣工”的人們,如今已經到了40-50歲,他們在就業市場上不具有競爭力,沒錢過
相關人士曾分析,日本之所以在這“失去的20年”中沒有造成失業率增高,社會發生混亂的情況,正是因為出現了“派遣”這一現象。
1999年,日本政府為拯救國內經濟泡沫化的產業危機,第三次修正《勞動派遣法》,將原先表述可以引入派遣制度的職業列表,改以負面清單陳述方式,借此擴大派遣業的適用范圍。
目前,日本社會中非正規雇傭人數已經達到總就業人數的將近4成,而這些“非正規雇傭者”的待遇卻沒有很大變化,反而出現了如“過勞死”等新的問題。很多被稱作“都市窮忙族”的人群,日夜不休地在為自己的生計奔波。
都市窮忙族
“拼命工作也致富無望”
當泡沫經濟崩潰,有工作的貧困階層(窮忙族wooking poor),在社會內迅速增加。
在2006年,生活在最低生活水準以下的人口約占日本家庭的十分之一,有四百萬戶或更多。
眾多日本企業為了削減人事費用,合同工、臨時工等非正規雇傭逐年增加。
年輕的“窮忙族”在20歲還能找到臨時工作,30歲以后工作就變得極其難找。
當一部分人靠著投資游戲成為巨富,金錢至上的風氣在社會上日趨蔓延。
戰后的日本,曾經是只要揮汗拼命工作,就能得到回報的社會,而現在對在競爭中失敗的人來說,貧困卻被認為是他們個人的責任。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年輕人大學畢業后也找不到安定的工作。
東京池袋的一家介紹建筑工地等計日零工的公司,聚集了無固定職業的年輕人。
“孤身一人的時候很害怕,心情一直很緊張”
在此找工作的青年達3000人,近三年來增加了兩倍。
34歲的小山先生無處安身,靠打計日零工為生。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身無分文的時候,他只能在夜里收集紙板箱,在車站前就寢。
雖然有勞動的意愿、能力和必要性,但是卻沒能得到應有的工作。
小山渴望擺脫露宿街頭的生活,為了找工作,他隨身攜帶簡歷。
他已經做過二十多種工作,幾乎都是短期合同工。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小山簡歷上現居住地址一欄為空
“窮忙族,無法存錢以備將來。每天毫無希望地單純作業,這樣延續下去的話,人會被荒廢。”
連維持最低限度的收入都做不到的勞動者,成了貧困人群的大多數。
景氣的崩潰
“不能靠自己雙手吃飯真的很悲哀”
在日本秋田縣,內部有很多空無一人的村莊,數量超過一百個,并在逐年增加。
對還留在村莊的人而言,生活變得越來越艱難。據統計,單2005年秋天,棄農農戶就達到六千家。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人們因收入減少而主張拒交稅金,由于要求者眾多,稅務所還開設了特別窗口進行專門處理。
一個地區的農戶和商店店主共240人為此召開了集會:“今年冬天沒錢買取暖用油,只能少吃一頓飯,省下錢去買油。”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在縣里開西服裁縫店的鈴木先生,店鋪位于中心。
過去這條街道上曾有四十家鱗次櫛比的飲食店,熱鬧繁華。隨著顧客減少,店鋪相繼關閉。
去年在鈴木先生店里定制新西服的客人只有兩位,今年還沒有一位。
而在20年前,西服的訂單數量在每年100套以上。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為了節省伙食費,鈴木先生一餐的花費在7-15元內
因全球化而變本加厲的低成本競爭,影響最深的是末端的從業者。
曾以纖維批發店聚集地聞名的興峰市,被迫停業的中小纖維業者,已有一半消失了蹤影。
從事熨燙加工的增田豐滿先生56歲,再努力工作也無法靠本行為生。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增田先生的裁縫工作入不敷出
因他腦出血,只能由妻子每天外出工作,打3份零工。
無奈下只能放棄原本常年從事的工作,這個現象在全國蔓延。倒閉、停業的中小企業近十年來已達16萬家。
女性:“只肯雇我做零工,
難道我們是一次性用品嗎”
在2006年,一半以上的日本就業女性是非正式職工。
工資低,不穩定。
成不了正式職工,一旦沒了工作,每天在不安中生活。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對于身處鄉村的女性,去職業介紹所也沒有可提供的工作。
因為在產業以農業為主的地方,年輕女性的工作逐年減少。
找不到工作就被認為是努力不夠。再怎樣拼命還是無法如愿以償,這一事實對離異女性更殘酷。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鈴木里美女士和兩個兒子
31歲的母親鈴木里美女士,養育著兩個孩子。
白天在別處工作,晚上打零工,回到家是半夜兩點,一天睡眠時間只有4個小時。
上夜班前安排孩子睡覺
她19歲結婚,此后為育兒辭職。3年后離婚,只能馬上再去找工作。
但因有兩個孩子要照顧,沒有公司錄用她為正式職工,擔心她經常休息、早退。也曾因請病假照顧生病的孩子而被解雇過。
“就算再過十年身體搞壞了,孩子們也長大了。”
不工作就無法為生,損害健康也只勉強糊口。“拼命干,就算辛苦也只能挺下去。”
女性很容易因離婚、轉業淪落貧困,承擔育兒和照顧老人的沉重壓力,在就職和生活上身不由己。
活到老干到老:
“我們沒有什么晚年”
老了,還得為生活工作,在日本社會已成為現實。
80歲的北山德志,三年前開始靠收集空罐頭賣錢度日,75歲的是妻子也幫忙收集。因為他拿不到養老金。
作為家中長子,北山德志需照顧父母和兄弟,于是沒有錢來支付養老保險。
現在撿空罐,一公斤收購價是8.5元,平均一個一毛。夫妻兩人賣空罐一個月可收入3300元。
雖然他們夫婦有46000元的儲蓄以備不時之需,但正因為有這筆存款,他們不能申請最低生活保障,只能想方設法得節省飲食和水電費用。
炒路上撿的銀杏作為伙食
雖有兩個兒子,他們也被家庭的房貸、孩子的學費壓得喘不過氣。“父母到死也不想花孩子的錢,要盡量靠自己活下去。”
像北山先生那樣完全沒有養老金的人,在日本據統計約有40萬人。而即使有養老金也要去工作的人也在增加。
東京新宿的公園里,每天早晨聚集著手推二輪車的老年人。他們的工作是清掃公園。
之前北山先生也做這份工作,但隨著申請的老年人增加,高齡的他只得辭職。
已在公園工作3年的風間健次郎先生,76歲。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手腳比較吃力,身體吃不消,也堅持來工作。”
因為老伴因病住在特殊養老院,風間先生每月4000元養老金都要拿來支付住院費。
風間先生沒有孩子,只能靠公園清掃的收入為生。一旦自己病倒,他只能靠親戚來照料妻子,所以他總在護理日記里詳細記錄妻子的病狀。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說自己辛苦也沒意思。這樣想的話就堅持不下去了。就認為這是自己的普通生活吧。”
曾幾何時,社會使人相信只要努力工作就能安度晚年,但因生活貧困而無法支付養老保險又無親屬依靠的老年人,似乎被社會拋棄了。
被剝奪未來的孩子們:
“但愿過另一種生活”
因經濟原因導致家庭破裂、被父母拋棄的孩子們,可能被送進兒童救助機構,最久可呆到高中畢業,自后便要自力更生。
東京都內的一家兒童機構,便救助著24名3歲到18歲的孩子。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七夕節,一個孩子寫下愿望:“成為有錢人”
新加入的是一名中學生,因父親病逝家庭經濟陷入困境。母親孤身一人無法承擔家計,而離家出走。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普普通通的該有多好。”
低收入家庭在兒童教育方面投資不足,孩子們甚至可能被剝奪升學或就職的機會。
50歲的山田鐵南先生,因公司裁員而被解雇。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失業后一年,妻子亦病逝。
他目前養育兩個孩子,同時在3家加油站店打工,其中有4天干計時工資較高的深夜工作。
但年收入僅有14萬元。而在11年前,他的年收入是40萬元。
他希望讓孩子也上大學。但是已經年屆五十的他找不到正式職工的工作。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要是不行孩子們可就慘了。”
為了孩子們的未來,他想再增加一份零時工。
而喪失家庭和社會紐帶的的孩子,則在毫無未來希望的環境中長大成人。
嚴井拓也,35歲。3年前開始露宿街頭。
以前當同學開始找公司時,他因為沒有去面試時可穿的衣服,只能埋頭打零工。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30歲過后找不到工作,就只能靠每天從垃圾箱中搜集雜志過活,一本雜志3.5元賣給回收者。
撿書四小時,吃飯兩分鐘。
“小孩子時但愿能投胎過另一種生活,但想了也不會實現,只會讓自己覺得悲傷。”

 

日本人資金投放國外,美國《時代》周刊以此諷刺

對于貧困家庭來說,人勞動的再生產被中斷了,而貧困和遭排擠的狀態并不會在一代內便消失。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內容為網絡轉載,非中國彩虹熱線的作品,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只為傳播網絡信息為目的,若有任何不當請聯系我們,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

相關推薦

    熱門推薦

    天天啪久久爱视频精品,夜夜擼日日日射 天天啪久久国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