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被拐山區為人妻,凄慘哭喊無人理會

時間:2019-11-27 15:28:57 編輯:tz38/ 瀏覽:

原標題:一年多時間她逃了9次可那些彎彎曲曲的山路啊還是個孩子的她,怎么繞得出去

少女被拐山區為人妻,凄慘哭喊無人理會

“媽,你在哪里啊?我想回家。”面對門口層層疊疊的大山,13歲花季女孩小趙欲哭無淚。身處云南海拔2000多米的山溝溝里,每次想媽媽了,她只能大聲叫喊,可等待她的,永遠都只有大山的回音。

一年多時間,她一共逃跑了9次。可從早跑到晚,腿都跑斷了,還是繞不出那彎彎曲曲的山路。

那個所謂的“家”,有一個40多歲的男人,幾乎比父親年紀還大,做了她的男人。可是,她還只是一個孩子啊!

女兒多日不歸

父親幾乎一夜白頭

安徽人老趙到諸暨大唐派出所報警,是2013年9月中旬。

“警察同志,你們幫我找找女兒吧,她好幾天沒音訊了。”這個外表剛強的男人,說著說著流下了眼淚。

老趙說,他的女兒小趙失蹤時才13歲,“她成績不好,只上了一年學,就不愿意去了。我們也沒怎么逼她,就帶著她到諸暨來跟我們一起住。”

在父親眼中,女兒長得白白胖胖的,很招人喜歡,“她平時很乖的,偶爾會到朋友老鄉家玩幾天,總是按時回來的。”那天,小趙像往常那樣離家,也沒留下口信。過了幾天,女兒還未回來,老趙夫妻才急了。朋友家尋遍,沒人,只能報警。

在派出所,夫妻倆已方寸大亂,絮絮叨叨地做著各種“分析”。可那眼神,分明是絕望的。

報過警后,夫妻倆自己又印了許多尋人啟事,在諸暨四近的嵊州、新昌、紹興等地去貼。好多人打來電話,有些是騙子,還有些是好心人的關心。

老趙相信,自己的女兒一定就在某個地方等他,只要不停尋找,就一定會有消息。有一個晚上,他焦慮得睡不著覺。第二天醒來,才四十來歲他,頭發竟白了許多。

女兒從云南打來4個電話

都只報平安

在瘋狂尋找女兒的一年多里,老趙一共接到過4個從云南打來的電話,是用不同的手機打來的。

電話那頭,是個女孩的聲音,很疲憊。

“聽起來有點像我女兒的聲音,但她除了報平安,其他的什么也不說,很快就掛斷了電話。”老趙說。女孩在電話中說:“爸爸,我在云南過得很好,別擔心。”

一開始,他根本不相信這電話是女兒打來的。他以為,這是他接到的眾多騙子電話中的一個。

“我聽說,現在有人可以利用軟件,可以變成別人的聲音。”老實巴交的父親說。

直到第四個電話打來,老趙這才懷疑,電話真是女兒打來的,“這4個電話都是從云南打來的,而且聲音都很像。”去年12月5日,老趙跑到公安局,向民警提供了這個十分重要的線索。

而在此之前,他已經親自跑了一趟云南,找到了其中一個號碼的主人。“可對方說,根本不認識我女兒,只是曾把手機借給過一個女孩。”

老趙在向民警敘述這件事時,情緒一下子激動起來,他猛地抓住諸暨刑偵大隊副大隊長趙建峰的手,“她是我女兒嗎?你們快幫我查查看!”

警方調查了老趙提供的4個號碼。有的沒人接,有的不認識打電話的女孩子,唯一能確定的是,這4個號碼歸屬地都在云南省威信縣。如果打電話的真是小趙,一個縣城幾十萬人,如何才能找到呢?

見到蓬頭垢面的女兒

他差點沒認出來

去年12月底,趙建峰叫上大唐派出所副所長應軍、民警鐘酈濤一起,準備到云南碰碰運氣。

在當地警方配合下,民警聯系上了4個號碼其中的一個主人,姓王。王某稱,就在不久前,他在威信縣石坎鎮挨家挨戶賣菜時,一個女孩曾向他借過手機打電話。那個女孩的特征,與失蹤的小趙十分吻合。

可是,王某無法回憶起女孩所處的具體位置,只能說出大致方向。

在云南的大山里,有時只隔著一個村,就要走幾十里的山路。實在沒辦法,民警只能按著王某所說的大致方向,挨村查訪。

在當地警方介入下,民警獲知,石坎鎮楠木村的郭某一年多前花錢買了個外地媳婦。

1月27日下午,應軍和鐘酈濤在當地警方協助下,沿著九曲十八彎的山路,開車行駛了2個多小時后,終于來到了位于一座大山頂的楠木村,找到了正在農田里干活的郭某的“媳婦”。

“那個女孩當時蓬頭垢面的,皮膚黝黑,衣服很臟,一點也不像老趙所說‘白白胖胖’的樣子。”民警鐘酈濤說,女孩正拿著簸箕干農活,老趙看著她,一時間竟認不出這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女兒。

倒是女孩一眼認出了爸爸。“爸爸,你怎么來了?”她丟下簸箕,一路大哭著奔向父親。

聽到女孩的聲音,老趙這才敢相信,自己苦尋了一年多的女兒,真的找到了。他也是痛哭流涕,一把抱起女兒,久久沒有分開。

民警隨即在該村抓獲了兩名犯罪嫌疑人郭某和趙某。

跟“男友”一起打工

哪知遇到的是“中山狼”

時間拉回到2013年9月的一天,不諳世事的小趙在諸暨大唐溜冰場,認識了比自己年長不少的吳某。在吳某的“攻勢”下,小趙很快做了吳某的女朋友。

還是個孩子的小趙對吳某言聽計從,她離家出走那天,吳某稱要帶小趙去湖州打工。小趙便瞞著父母,跟著吳某去了湖州。

在湖州,小趙認識了吳某的朋友趙某。在趙某介紹下,小趙在一家熱水器廠開始了自己在湖州的打工生活。

小趙本來天真地以為,找了男朋友,生活便有了依靠。哪知道,吳某是個游手好閑的人,他把小趙騙到湖州,就是想讓小趙打工賺錢養他。可是,吳某發現,小趙還未成年,打工賺錢實在太慢。而且,帶在身邊又是個麻煩,于是決定將她“處理”掉。

到湖州兩個星期后,吳某和趙某帶著小女孩,找到了趙某的老鄉郭某。三人以去云南旅游為名,將小趙帶到了云南省威信縣石坎鎮楠木村。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小趙被吳某和趙某以2萬多元的價格賣給了40多歲的郭某當“媳婦”。

逃啊逃

卻怎么也逃不出連綿大山

42歲的郭某以前娶過老婆,卻因為家里太窮,而且好酒,每次醉酒就打老婆。結婚沒幾天,老婆就跑了。

郭某也在紹興打工,經常和老鄉趙某一起喝酒。每次喝醉了,郭某就說,自己好不容易存了點錢,不知道有沒有女人肯跟他過日子。

正好,吳某想要處理掉小趙。和趙某一合計,決定將她賣給郭某。

長得白白胖胖的小趙,讓郭某很滿意。這個已過中年的男人,壓根沒想到,眼前這個女孩足可以做他女兒了。

買媳婦花光了郭某所有的錢,回家后,只能天天吃土豆、玉米。有時候,還是個孩子的小趙鬧脾氣,想要吃米飯。郭某自己買來酒,喝多了,抓起小趙就打。

“媽媽,救救我。”小趙凄慘哭喊聲在大山里回蕩,可當地村民見慣了這種場面,根本沒人理會。

楠木村地處偏僻,位于山頂,即便是當地的成年人,想要下趟山也要4個小時。郭某倒也不限制小趙的自由,除了下地干活,每天任她在村里閑逛。

有時候郭某不在家,小趙就想逃跑。沿著那彎彎曲曲的山路,從白天走到夜晚,卻始終在村子周圍打轉。最后,也只能乖乖地回到郭某家。

有時候路上遇到好心人,就借手機給家里打個電話報平安。

郭某威脅小趙說,如果她的父母找到云南來,不僅不會讓他們帶她回家,還要讓他們還買她的兩萬多元。

“他還說,要給我爸爸媽媽點顏色看看,我怕他打我爸爸,又怕爸爸拿不出錢還他,就只能在電話中說一切都好。”小趙說。

前前后后,她一共逃了9次,每次都走不出那連綿的大山,最后只好放棄了。

“我很想吃肉饅頭。”這是小趙看到爸爸后說的第一句話。

目前,郭某、趙某因涉嫌拐賣婦女兒童,被刑事拘留。吳某因在2014年故意傷害他人,已被諸暨市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4年,現關押在喬司監獄。

本報通訊員 張瑜 郭榮

本報駐紹興記者 苗麗娜

失蹤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內容為網絡轉載,非中國彩虹熱線的作品,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只為傳播網絡信息為目的,若有任何不當請聯系我們,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

相關推薦

    熱門推薦

    天天啪久久爱视频精品,夜夜擼日日日射 天天啪久久国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