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熊野象襲擊村民,動物肇事補償有待完善

時間:2019-11-27 16:08:11 編輯:tz38/ 瀏覽:

?

 

 

黑熊野象襲擊村民,動物肇事補償有待完善

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區附近山林一頭野生亞洲象闖入中心城區,破壞了部分道路交通設施。
呂 禾攝(新華社發)

核心閱讀

近年來,在一些地區,隨著生態環境逐步改善,野生動物種群數量快速增長、活動范圍擴大,野生動物傷人、毀壞財物的現象時有發生。

在四川,瀘州市納溪區棉花坡鎮安富村飽受白鷺困擾——它們破壞莊稼、捕食魚苗,還帶來大量糞便;成都市金堂縣趙家鎮石峰村則多次發生黑熊傷害牲畜、損毀財物事件。

在云南,2005年至2016年,亞洲象等各類野生動物肇事共造成經濟損失5.3億元,人員傷亡1795人。

如何解決人與野生動物的矛盾,四川、云南均在野生動物肇事補償方面進行了嘗試。

今年8月,四川江油市雁門鎮斑竹園村村民李忠林進山放羊,遭遇黑熊襲擊。掙脫黑熊的撕咬后,他一路逃命下山,精疲力竭,昏迷倒地。所幸,昏迷前,他給同村村民打了求救電話,人們找到他后將他送往醫院,這才讓他撿回一條命。經過一系列治療,李忠林已經康復。記者從雁門鎮政府了解到,李忠林的醫藥費可以按照新農合比例報銷一部分,但很難有其他補償。

野生動物肇事后,補償標準有待完善

江油市林業局野保辦主任陳晨介紹,《野生動物保護法》規定,因保護該法規定保護的野生動物,造成人員傷亡、農作物或者其他財產損失的,由當地政府給予補償。具體辦法由省、自治區、直轄市政府制定。不過,四川省這方面的具體辦法尚未出臺,目前還在廣泛征求基層政府意見。

據四川省林業和草原局統計,四川有野生動物接近1300種,其中國家一、二級保護動物145種,大熊貓、黑熊、野豬等動物均可能對家禽、莊稼乃至人身造成損害。“比如,亞洲黑熊,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它們偷雞、偷玉米,老百姓只能驅離、不能傷害。”涼山彝族自治州林業局總工程師馬德華說。

四川省林業和草原局相關處室負責人表示,野獸傷人和損害財物的事件發生后,幾乎都是受損村民找到當地林業部門,然后林業部門再根據具體情況處理。野生動物造成的人身損害,主要由野保部門統籌或醫保等方式補償;財產損失,則依靠審批獵捕計劃時收取的生態補償費賠付。例如,2010年,巴中市南江縣林業部門便參照鄰省的《陜西省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造成人身財產損害補償辦法》,由縣財政對當時被黑熊襲擊致死的一位農戶按上年度全縣農民人均純收入3600元的20倍進行補償,對另一位受黑熊襲擊致殘的農戶按上年度全縣農民人均純收入的10倍進行補償。

四川省林業和草原局相關處室的負責人表示,如果受損較小,就依據當地物價水平和財政狀況適當給予補償,如果受損較大或者有人受傷甚至死亡,就會同相關部門,比如衛生部門和民政部門一起聯合處理,但整個過程相當繁復,而且補償有限。

四川省林業和草原局野生動物資源調查保護管理站負責人介紹,林業和草原局曾對全省各地野生動物損害補償進行摸底,發現賠付標準混亂、定損方式不一。

云南也是野生動物肇事多發的地區。1992年開始,云南省每年安排資金開展野生動物肇事補償工作,由基層林業部門直接向提出申請的受災群眾發放補償資金。1998年,云南省人民政府在全國率先建立野生動物肇事補償制度,出臺了《云南省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造成人身財產損害補償辦法》。

試點野生動物責任險,保費誰出費思量

實際操作中,四川和云南都遇到了勘察、估損不專業等種種困擾。

“人身傷害認定起來比較方便,財產損失認定就沒那么簡單了。”四川西部山區一位林業部門負責人告訴記者,財產損失衍生的間接損失很難認定。該負責人說,對于經濟欠發達地區來說,財力有限,更沒有專項經費做后盾,補償壓力很大。

在云南也存在類似的問題。其中,經濟作物遭破壞時的損失認定問題爭議較大。而對經濟作物來說,樹苗價格與果實價格往往相差巨大。亞洲象踩壞糧食作物,農民會按稻谷550元/畝、玉米400元/畝等標準獲得補償;但經濟作物被破壞,只能按橡膠25元/株、茶葉3元/株、香蕉10元/株獲得補償。

一些地方嘗試推行野生動物傷人事故責任保險。

2016年,廣元市青川縣、綿陽市平武縣先后成為四川試點野生動物傷人事故責任保險的地區。在青川縣,縣政府每年出資20萬元投保,凡在該縣境內發生的大熊貓、牛角羚、野豬、黑熊和川金絲猴5種野生動物傷人事件,受害者均可在定損機構認定后申請賠償。

賠付金額方面,按照和保險公司的合約,每年青川縣能得到的賠償總額度最多是500萬元,單筆最大賠付金額按照三個級別執行:受傷者死亡30萬元、受傷者傷殘10萬元、受傷者可痊愈5萬元。“這個數額,是翻找了歷史數據,比如歷年全縣類似事故發生數量、善后總花費,通過分析得來的。”青川縣林業局野保股股長朱江榮說。

現實中,動物傷人概率遠小于財產受損概率。“但是,野生動物損害財產方面,保險操作難度系數高。”青川縣政府相關負責人介紹,野生動物肇事險一旦涉及財產損失保險,保險公司是否愿意承保、群眾是否愿意投保,都是未知數。“每年全縣野生動物造成農作物等財產損失在400萬元以上,如果擴大投保范圍,首先需要解決保費來源問題。”該負責人表示。

“最好是政府和農戶按比例出資投保。”四川省林業和草原局林業工作站相關負責人建議,如野生動物肇事險要擴大到財產領域,則應根據各參保戶所在地動物活動頻率等因素,讓保費、賠付標準有浮動、有差異,保證農戶、政府以及保險公司均可接受。

野生動物肇事公眾責任保險制度常態化任重道遠

今年初,云南省普洱市瀾滄拉祜族自治縣發展河鄉黑山村村民羅攀所在巡查野象途中與野生亞洲象相遇,遭到襲擊,當場死亡。當地保險公司、林業局、森林公安局及時趕赴現場對事故進行確認,第三天便與家屬簽署補償協議,現場支付了野生動物肇事保險金40萬元。

今年8月,有野象來到普洱市思茅區云仙鄉挖令村大尖山小組,逗留4天,造成咖啡、玉米、果樹等作物受損,保險公司查勘人員現場通過手機APP進行損失分類分戶確定,上傳照片,后臺審核通過后,12小時內,5戶農戶保險理賠款項合計7982.7元賠付到賬。

2010年,云南省林業和草原局啟動野生動物肇事公眾責任保險試點工作。試點在亞洲象肇事嚴重的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和臨滄市滄源縣展開,得到廣泛認可后,范圍逐步擴大。2014年,野生動物肇事公眾責任保險實現了全省全覆蓋。

在云南,野生動物肇事公眾責任保險保費由各級財政全額出資,群眾不支付保險費用。2014年至2017年,國家、省、州(市)和縣(市、區)共投入保費23297.78萬元,保險公司實際賠付群眾19014.32萬元,為10萬余起動物損害事件進行了賠償。群眾拿到補償更及時,補償標準更加貼合實際,定損的專業性和規范性也增加了。

據云南省林業和草原局相關負責人介紹,全省投保經費來源于4級財政預算。其中,省級財政年度補助資金按各州市投保經費占全省投保總額的百分比分配,中央財政資金重點補助普洱市和西雙版納州亞洲象肇事嚴重地區。2018年度,因省財政資金統籌用于其他任務,州市財政配套野生動物公眾責任保險資金籌集困難,部分州市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資金缺口。

隨著野生動物肇事公眾責任保險工作的深入推進,保險賠償政策更廣為人知。由于各地野生動物肇事報案數量和野生動物種群數量增長、物價上漲、補償標準提高等原因,部分州市保險案件和賠付金額上漲,承保公司多數處于虧損狀態,承保意愿不高。

此外,保險案件勘察人手不足、理賠時效難以保障、騙保案件時有發生等問題也顯現出來。野生動物肇事公眾責任保險制度進一步常態化和規范化還任重而道遠。

《 人民日報 》( 2018年11月28日 15 版)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內容為網絡轉載,非中國彩虹熱線的作品,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只為傳播網絡信息為目的,若有任何不當請聯系我們,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

相關推薦

    熱門推薦

    天天啪久久爱视频精品,夜夜擼日日日射 天天啪久久国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