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立方”景區大熊貓,保護站站長施曉剛的介紹

時間:2019-12-04 14:17:23 編輯:tz018/ 瀏覽:
“愛立方”景區大熊貓,保護站站長施曉剛的介紹

熊貓任性徒步80里進城,穿街過巷只走斑馬線。

“愛立方”景區外出現一只圓滾滾的大熊貓。盡管凌晨的街頭幾乎沒有車輛,但它依舊遵守交通規則,過馬路時只走斑馬線。走到景區,“滾滾”扒著鐵門試圖翻門而入未果后,還用爪子撓了大門,接著在景區外圍綠化帶上溜達了幾圈,最后跳上花臺,悠閑地揚長而去。那么問題來了,它從哪里來?要去干什么?現在安全嗎? 它從哪里來?

距映秀40公里的臥龍

昨日8時許,汶川縣映秀鎮“愛立方”景區的一名保安在回放景區監控的時候,在景區大門一側的綠化帶里發現一只大熊貓,視頻顯示,時間是凌晨2點。

“一只圓滾滾的大熊貓,在景區綠化帶旁溜達,其間試圖翻越景區大門。”景區夏經理介紹,這只熊貓嚴格遵守交通規則,“它在景區外轉悠了好幾圈,特別有意思的是,它不橫穿馬路,過馬路都走的是斑馬線,我數了一下,它來回走了4次斑馬線。”最終,大熊貓過街繞了一圈,翻過花臺,沿著河流悠閑地揚長而去了。

據當地人介紹,此前映秀鎮上從未出現過大熊貓,那么這只熊貓是從哪里過來的?夏經理告訴記者,離景區最近的就是臥龍大熊貓保護區,但是也有40公里的路程。隨后,景區工作人員聯系了當地林業局以及臥龍大熊貓保護區,在專家的帶領下,相關人員展開搜尋工作。

它去哪兒了?

或許已經自己回家了

昨日,記者聯系上臥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木江坪保護站站長施曉剛,他介紹,經過7個多小時的尋找,保護站工作人員發現了熊貓的腳印和糞便,“昨晚下過雨,除了綠化帶內有大熊貓的足跡,其他地方暫未發現。”檢驗大熊貓的糞便后,施曉剛表示,“沒有發現寄生蟲,這只熊貓約2歲,很健康。”同時,經過初步判斷,施曉剛認為,這只大熊貓生活在臥龍國家級保護區與映秀鎮相臨邊界的中間區域。

大熊貓下山干什么?施曉剛稱,由于前天臥龍山里下大雪,這只熊貓很有可能是因為沒有食物而下山到海拔低的地區尋找食物。“它應該是一直從山林里走到映秀的。”“愛立方”景區兩側都有山,施曉剛說,右側的山屬于陽山,坡度緩,“這只大熊貓應該就是從右側的山來到映秀的,目前也有可能已經返回臥龍自然保護區了。”

它為啥出走?

熊貓擴散領地是常事

大熊貓出走,難道是因為發情?四川臥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局長張和民告訴記者,“熊貓發情時,多部分是好幾只雄性的熊貓圍著一只到了發情高潮的雌性熊貓,它們會為了這個雌性熊貓打架、斗毆,但是我看了視頻,這次熊貓好像并未受傷,所以我說和發情關系不大。我認為它是在擴散領地。”

接著,張和民表示:“這感覺就像媽媽等女兒長大要把它嫁出去一樣,它們到一定年紀了就要向外擴散領地,它們就開始遷徙了,這只熊貓多半是雌性的。”

“40公里路程,這只熊貓可能走了一兩天的時間。”張和民說,“熊貓向外擴散領地是常事。”談及遷徙擴散路線,張和民表示,熊貓沒什么固定的路線,“它們想去哪里就會去了,它們也會在途中迷失方向,有的熊貓甚至會走到城市去。”大熊貓擴散領地一般在什么時候?張和民說,一般在前一年11月到次年的四五月份,年齡段多在一兩歲之間。

闖關日記

時間:月黑風高夜地點:臥龍大熊貓保護區

離家尋找新領地

我叫“滾滾”,長期居住在臥龍大熊貓保護區。前幾天,天氣特別糟糕,又刮風又下雪,我和小伙伴們都被凍壞了,于是,我尋思著去找一個新的領地。說走就走,經過觀察出走路線,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趁小伙伴們都睡著了,我離開了臥龍保護區。

時間:小雨紛飛天地點:映秀鎮“愛立方”景區

留坨粑粑做留念

我走了大約40公里山路,耗時近兩天,到了映秀鎮 “愛立方”景區,本想翻進去玩一玩,可門有些高,跳了半天也沒夠到可以抓的東西,就放棄了。看到馬路上不時有車開過,為了安全,在過馬路時我都走的斑馬線。

我在綠化帶外溜達了好幾圈,又餓又孤獨,想想還是回家吧。但走之前,我得像人類那樣留下點什么,不會寫“到此一游”,我便在綠化帶里留下了幾坨粑粑證明我來過。

時間:元宵佳節時地點:一座大山

尋著記號回家啦

我在外面溜達了好幾天,正巧昨天是元宵節,這讓我十分想念我的媽媽,就算現在我們已經不住在一起了,但我也還是想遠遠地看看她,于是我決定回家。

別看我第一次出遠門,我每到一個地方,都會留下特殊的記號,這樣方便我原路返回不迷失方向。這不,我聞著來時的路線,一路小跑,翻過大山我就能見到我的小伙伴們了。

Tags:熊貓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內容為網絡轉載,非中國彩虹熱線的作品,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只為傳播網絡信息為目的,若有任何不當請聯系我們,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

熱門推薦

天天啪久久爱视频精品,夜夜擼日日日射 天天啪久久国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