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時間:2019-12-03 11:31:13 編輯:tz018/ 瀏覽:
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adidas執行董事Eric Liedtke手持Ultra BOOST宣示鞋款正式發布。

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運動員展示Ultra BOOST。

2015年1月22日至23日,阿迪達斯ADIDAS(以下簡稱阿迪)全球首發重量級跑鞋ULTRA BOOST,地點選擇在紐約。對任何全球化的運動品牌,中國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市場,所以這次阿迪總部在總共100多名國際來賓里,給中國13個名額。阿迪大中華區品牌傳播總監帶隊,11名來自國內的媒體工作者和跑者代表應邀赴紐約,參加發布式以及第二天在中央公園的跑步體驗活動。

奔赴紐約

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北京至紐約的航班,途經北冰洋。

21日上午從北京出發,由于刮了一夜的風,天空湛藍空氣清新。一想起要飛13.5個小時,蜷在逼仄的經濟艙座位里,我就頭疼,即使是波音最優化、舒適的747-8也不行。狠狠心用6萬里程升了公務艙。終于能躺平了,只要能伸直腿睡上幾小時,血脈就通暢了。個人娛樂系統很先進,但國航的電影相對陳舊,沒什么可看的。開始寫上周香港100公里的比賽側記,今年港百首次升格為UTWT揭幕戰,國際超一流選手云集,中國選手閆龍飛、周佩欣(香港警花)雙雙奪得男女冠軍,東麗獲得女子亞軍。讓我倍感振奮,也必須書上一筆。

下了飛機,是當地時間21日中午,等齊了媒體同仁曾鳴、大丘、華野和精英跑者王超,我們和來接機的馬笑盈女士一起,從肯尼迪機場乘車前往位于曼哈頓的Mondrian Soho酒店。據說紐約客越來越喜歡用打車軟件UBER,火爆到已經讓曾經搶都搶不上的黃色出租車變得冷清了許多。大家一路熱鬧聊著跑步和跑鞋,新奇瞅著都市和高樓,都是有點興奮有點困。當車來到略顯蕭條的中國城附近,酒店也到了。辦好入住,馬笑盈通知大家參加晚上8點開始的歡迎酒會。

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我們住在中國城和小意大利附近,建筑雖然老舊,但墻上的繪畫很有感覺。

沖了個澡,怕一睡不醒,耽誤了正事,索性出門瞎逛。我們住的SOHO區,正好在華爾街和時代廣場中間的位置,我選擇沿著百老匯大街一路朝北走,想先去看看時代廣場。感覺這里有點兒像北京的西單或是上海的淮海路,是偏中端的商業區,各種商店都在打折。我主要選擇戶外品牌店和BESTBUY這樣的數碼用品店,進去了解市場。驚喜發現一家REI,這是美國最大的專業戶外品牌綜合連鎖店,一問店員,這家店是NEWYORK CITY唯一一家REI,紐約周邊還有5家。許多大牌的折扣都不錯,比國內便宜很多,如果花20美金辦會員,不僅這20塊能在下次消費,而且到了年底REI還會返現會員消費的10%。此時是周三下午7點,店里人頭攢動,收銀臺前面排著長隊,看來REI的生意很健康。

REI斜對面有一家兩層的阿迪專賣店,我想起參會資料上介紹這家店是阿迪在紐約的旗艦店,客隨主便,是一定要去看看的。一層按跑步、籃球、足球、高爾夫等運動功能清晰分區,陳列的產品主要是運動功能性的;二層主要是三葉草和阿迪其它運動時尚鞋服的陳列區,其中童裝最吸引我的目光。這家店的生意同樣很興隆,阿迪的成功之處在哪里?它如何應對來自美國本土運動品牌的挑戰?這也是我希望此行能獲知一二的問題。

按時趕回酒店,在一層酒吧參加酒會。音樂、酒精、帥哥、美女,這種酒會往往會讓西方人很嗨,大家圍著小圓桌站著,聊得越來越興奮。我看了看,酒吧里有俄羅斯人、法國人、日本人、德國人,無論來自哪里,都有一個特點,身材普遍很好,很是養眼。看來來賓都經常跑步,不僅身上沒有贅肉,面部也很緊致。侍應生托著撐著冷熱點心的托盤,權當下酒菜。我們中國人比較含蓄,沒人點雞尾酒或者威士忌,不少小伙伴要了可樂,而我拿了瓶啤酒。今晚主要是相互熟悉,和上海飛過來的潔、姜易、畢云龍也會師了,潔提議大家去吃飯,吃完早點休息。這家酒店的餐廳是意式的,披薩和通心粉都很地道。

跑步,Do right

晚上10點睡下,凌晨2點醒來。美國的凌晨兩點,正好是北京時間下午三點,看來我的生物鐘是把整夜覺當成午間小憩來處理了。

試著寫點字,頭暈乎乎的,前言不搭后語。要睡又睡不著,打開電視看看,連HBO都沒有,想看看美國成人片又舍不得花錢,幸好有手機,連上WIFI看看國內看不了的YouTube,上上Facebook,終于熬到六點多,在群里吼了句,有人愿意一起跑步嗎? 有小伙伴接話了——我去,原來是成都跑者王超,他也是知名跑團“跑步公園”的創始人。

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夜幕中的自由女神像。

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早晨跑到紐約中央車站。

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早晨跑到洛克菲勒中心。

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華爾街兩棟大廈夾著一棟一百多年的老教堂,玫瑰圣母堂。權力不敢動它,金錢拆不走它。

我倆約好6點半大堂會面,出門朝著布魯克林大橋的方向跑。紐約的緯度比北京稍高一點兒,北緯40度半,六點半天還沒亮,由于挨著水溫比較低的大西洋,紐約的氣溫并不高,在零度左右甚至更低,因為積水的地方有冰。我打開手機導航,中移動漫游的流量耗得還挺快,不一會30塊錢封頂的50M流量就用完了。好在隨著天色漸亮,新世貿大廈和與帝國大廈同時代建設的川普大廈都很容易分辨。我倆干脆朝著新世貿大廈跑去。

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跑到帝國大廈,遺憾8點才開門。

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回頭看帝國大廈。

王超邊跑邊提醒我,注意挺髖。上次在香港,閆龍飛也指導我,增強髖關節的靈活性練習,這樣才能增大步幅。這次美國之行,幾乎每天都跑步,我也一直有意識地把展開髖關節作為動作重點。我其實對最高的樓宇無感,單純高有什么意思?浦東有那么多高樓,我也記不住哪跟哪兒,最有好感的還是1997年登的東方明珠。相對起來,我更喜歡那些老一些的、有故事的大廈。

新世貿大廈不同,它是911悲劇之后,在世貿雙子座遺址旁邊重新建立起來的地標建筑,表達的是,人類不怕!蓄意屠殺普通市民,是最為丑惡的魔鬼行徑。善良的人類和文明社會,如果因為害怕魔鬼,就畏首畏尾,那只會讓惡魔變本加厲肆意橫行。時間還早,911紀念館還沒開門,但是附近的保安和警車很多。我按照中國的傳統禮儀,沖著遺址合什行禮,快14年了,無辜罹難的人類同胞,希望你們在天堂幸福。

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新世貿大樓。

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新世貿大廈不同,它是911悲劇之后,在世貿雙子座遺址旁邊重新建立起來的地標建筑,表達的是,正義不怕邪惡。

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第一天晨跑時,跑到聯邦國會紀念堂,抬頭仰視喬治-華盛頓。

我們繼續往南跑,跑過華爾街,跑過紐交所,瞻仰華盛頓銅像,抱了抱華爾街銅牛的大粗腿,希望2015能牛一點,順一點。成年人的生活不是簡單的事,最近我百事纏身,很感疲憊,希望2015年這種狀況能扭轉。對我來說,推動健康的戶外生活方式,是一切工作和一切體驗的出發點。堅持,每天朝著這既定的方向,做一點再做一點,就不是虛度。

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抱牛大腿。

跑過布魯克林,跑到“LITTLE ITALY”和中國城交界的路口,碰到畢云龍,他是上海知名跑團“慢慢跑”的創始人,也在晨跑。后來我才知道,畢云龍剛剛參加完香港一百,拿了小銀人。這對于山地資源缺乏的上海跑者來說,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沒有堅持的信念,沒有對跑步的熱愛,普通人不可能跑得那么長、那么快。

“革命來了”

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Yohan Blake、David Villa、Sammy Watkins和Wison Kipsang等,在追光下,魚貫跑步入場。他們一頭扎進“南墻”,這時我們才發現,原來那是一堵紙墻。

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媒體于科技講解區感受BOOST小球的能量反饋-compressed。

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adidas全球跑步品類總經理Adrian Leek接受中國媒體訪問-compressed。

回到酒店,吃完早餐,大巴車把一百多人拉到發布式現場。

我一看樂了,這不是我們早晨跑步剛來過的地方么?正好在紐交所對面,頗有年頭的洛克菲勒式建筑上垂下一面醒目旗幟,上面寫著“革命來了!”

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在紐交所對面,頗有年頭的洛克菲勒式建筑上垂下一面醒目旗幟,上面寫著“革命來了!”

進場后,我有些納悶,因為這外面看起來格外貴氣的建筑里,被拆的光禿禿的,裸露的水泥和管線,大廳里甚至沒有一把椅子,只有兩個LED大屏,滾動播放著暖場視頻。還有服務生提供各式飲料和甜點。我喜歡這種798廠房般的調性,但這就是發布會現場?沒有T臺,沒有實物展示,未免簡單了些。沒想到這幾百平米的大廳其實只是前廳,后面其實別有洞天。

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adidas跑步品類設計總監講述設計理念。

三個帥哥美女,穿梭在人群中,他們舉著電喇叭,嘴里不停喊著“革命來了!”(Revolution is here!)看著毗鄰的紐交所,我不禁感到很有喜感。革命這個字眼,對我們中國人來說,幾十年來一直有著獨特的政治含義。一說革命,上了年紀的人往往條件反射般想到革資本主義的命。而旁邊的紐交所,可以說是資本主義的大本營。

好吧,我想多了,阿迪達斯發起的這場革命,與政治無關,這是一場足部穿戴設備的革命,這是一場針對跑鞋裝備的革命。

而名副其實的革命,必須是顛覆性的。我很好奇,這種顛覆,究竟發生在何處。

十點半準時,在跑步運動領域鼎鼎大名的神級人物Yohan Blake、David Villa、Sammy Watkins和Wison Kipsang等,在追光下,魚貫跑步入場。他們一頭扎進“南墻”,這時我們才發現,原來那是一堵紙墻。

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Kipsang穿著Ultra BOOST接受測試-compressed。

紙墻的那一邊,有音樂DJ、鐳射燈光和T臺,而且是兩層的結構,有阿迪員工依著二樓的圍欄扶手,注視著T臺。T臺上,大神級的運動員站成一排,他們一手一只ULTRA BOOST,這也是ULTRA BOOST首次亮相在全球媒體的閃光燈下。隨著運動員在T臺上向來賓走過來,我看到他們腳上也穿著這款新鞋。運動員展示結束后,阿迪高管 手持ULTRA BOOST,獨自走上舞臺。

adidas執行董事Eric Liedtke說,ULTRA BOOST是革命性的,我們在三年前就開始研發它,在ENERGY BOOST上市之前。相較于之前的BOOST系列跑鞋,ULTRA BOOST摒棄了傳統的EVA中底,應用了全BOOST材料的中底,中底下面的接地外底,使用了Stretch Web彈性網狀結構,在鞋面上采用了Primeknit織物材料,不僅能夠為跑步者提供更強的能量儲存,而且支撐性、穩定性和舒適度,都有革命性的提升。

這雙鞋的革命性,具體表現在,它會幫助跑步者提升運動表現水平,跑得更有彈性,更為舒展,更快更遠。下面請大家觀摩這雙鞋的技術細節以及現場測試。這樣的一場革命,很榮幸能有各位的見證和參與。

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從ULTRA BOOST的分解結構上,可以很清晰地看到,每一片結構都做了最大程度的優化,每一片結構都在材料科技上進行了最優化的選擇和組合。這就是一雙鞋的科技含量。

100多名國際來賓再加上紐約本地的嘉賓,這么多人只能分組觀摩,我們被分在C組。先上到二樓,聽取庖丁解牛式的技術講解,首先是結合足部解剖結構,講述理想的跑鞋應該如何服務于人體這種奇妙的結構以及足部在奔跑式產生的沖擊和形變;其次是BOOST彈性材料展示,成千上萬個BOOST顆粒組成的中底,儲存了跑者每一步接地的沖擊能量,并在蹬地時合理釋放,以及全新2倍密度Torsion系統的復合作用;最后,Stretch Web彈性網狀結構和BOOST中底粘合在一起,可以輕易卷成一卷或者折疊。而Primeknit織物材料的鞋面材料,可以很好地適應不同腳型,規避了傳統的鞋楦結構,由于形變小,而必須細分為較寬的亞洲腳型和較窄的歐羅巴腳型等不同鞋楦,否則穿起來很難合腳。

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ULTRA BOOST中底。

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ULTRA BOOST跑鞋側面。

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Stretch Web彈性網狀結構和BOOST中底粘合在一起。

阿迪達斯跑鞋發布,成都跑者王超邀赴

Stretch Web彈性網狀結構和BOOST中底粘合在一起,可以輕易卷成一卷或者折疊。

從ULTRA BOOST的分解結構上,可以很清晰地看到,每一片結構都做了最大程度的優化,每一片結構都在材料科技上進行了最優化的選擇和組合。這就是一雙鞋的科技含量。

即使是最優化的材料,最合理的結構,組合在一起,也未必就能成為一雙革命化的跑鞋。這就像,你知道釀酒的全部工藝和材料,卻很難釀出美酒。阿迪在德國紐倫堡附近的研發中心,幾年來一直在做什么?研發出完美的配方,設計出革命性的跑鞋,贏得大眾跑者的心,繼續保持商業上的巨大成功。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內容為網絡轉載,非中國彩虹熱線的作品,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只為傳播網絡信息為目的,若有任何不當請聯系我們,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

相關推薦

    熱門推薦

    天天啪久久爱视频精品,夜夜擼日日日射 天天啪久久国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